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阳宅风水 > 风水改运 >

风水改运故事连载:风水故事

时间:2018-09-06 14:28 来源:未知 作者:圆光术
风水改运:鲁中风水岭
鲁中大地上有个方圆三、四十平方公里的黄土岭,人们叫它风水岭。风水岭北倚巍峨多姿的凤凰山,南傍碧波荡漾的牟汶河,东接绵延崎岖的鹏山、盘龙山,西临繁华似锦的今凤城。虽曰岭,但却土地肥沃,水源丰泽,因此,自古以来就是个美丽富饶、风景诱人的风水宝地。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风水岭的最高处长着一棵梧桐树,树高二十丈之余,树粗两丈之多,树根交错盘结,树枝繁茂兴达,树冠撑起半边天,树叶点缀绿成荫,暑天足以遮阳蔽光,阴天可以挡风隔雨。谁也不知道哪一天,树枝的最顶端突然冒出了一个大巢**,巢**里住上了一对金凤凰。凤凰夫妇勤劳善良,救济天下,天天忙的不亦乐乎在所不辞。洪灾泛滥,大禹根治,庆典之日,翱翔四海之外。“萧韶九成,凤皇来仪,”就是记载;神农植田,害虫作乱,亲临地头,治虫灭灾。那时候我们这里人烟稀少,野兽出没,残害苍生,太阳一旦落山,再也没有人敢走出家门半步,凤凰夫妇知道这个情况后,双双出动,平息几日,人间得以安宁;庄稼需要雨水,它们求助居住盘龙山的龙王爷大发慈悲,三番五次,不厌其烦,直到雷公行云布雨才肯罢休。

过了几年,凤凰夫妇有了自己的儿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常常在树上高兴的手舞足蹈。这一年正好天下大旱,两个外地人逃生来到此地,看到眼里的庄稼还是那么郁郁葱葱,眼里的树木还是那么茂茂苍苍,心生纳闷。他们走走看看,看看走走,一连好几天,怎么也没有找到端倪。一天,颓废的他们来到梧桐树下唉声叹气,突然看到树枝上正在自歌自舞的凤凰夫妇,惊呼:“原来这里是块风水宝地。”他们两个便私下盘算:“何不把凤凰夫妇骗到我们那里,让我们那里也变成风水宝地!”主意一定,他们天花乱坠,好话说尽,然而,凤凰夫妇却不为外地人的花言巧语所动。没了办法的外地二人从集市上买来锯子,趁天黑之际,用上九牛二虎之力,一直锯到天亮也没有歇息,然而定睛一看,竟然锯了还不到十分之一,怕暴露目标,只有等天黑继续再锯。然而,再次来到树下时,锯下的痕迹早已恢复如初,好象什么事情也不曾在这里发生。没有丝毫办法的外地二人,气急败坏,收集很多干柴堆在树的周围,迫不及待地找出随身携带的火石打起火来,妄图将凤凰一家烧死以发泄自己的怨恨。火星哧哧落在干柴上,熊熊烈火立即燃烧起来,噼里啪啦,凤凰夫妇虽然听到噼里啪啦的火声,但是为了保护自己幼小的儿子,一直坚守在巢**,宁愿同归于尽,也不只身逃离。大火很快烧毁了大树,巢**“啪”的落在灰烬里,此时,巢**像铁打营盘,身在巢**里的凤凰一家似真金铸造,没有丝毫的损伤。看到落在灰烬上的凤凰一家,外地二人深感意外,按捺不住到底是愤怒还是喜悦的心情,不顾火烧灰热,立即前去捕捉这“烧不死的鸟”。忽然间天昏地暗,只见两个庞然大物直扑他们而来,其中一人吆喝一声:“不好”,再也顾不得捕捉凤凰拽着同伴就跑。说时迟,那时快,听到烈火声音前来救驾的鹏山鲲鹏两兄弟哪能放过它们:“小子,哪里跑!”立即“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外地二人早已葬于火海。余火还在燃烧,说也巧这时突然刮起大风,鲲鹏兄弟生怕火灾殃及百姓,简单安慰凤凰夫妇一番,马不停蹄,立即从汶河衔来河水将火浇灭才停下脚步歇息。

没有安身之处的凤凰一家,接着在鲲鹏两兄弟的帮助下,挥泪来到北倚的巍峨多姿的大山,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凤凰山安家落户。临走时,风水岭周围的父老乡亲都来欢送,个个眼含热泪,恋恋不舍,场面恢宏,情节感人。

后来,凤凰的儿子一天天长大,“父母在不远游,”听说,儿子就把自己的小家安在了西临的小城,此后人们就把这座小城叫做凤城,这是后话。

凤凰一家虽然离开了风水岭,然而,风水岭还在,风水岭的父老乡亲还在,凤凰夫妻还时常带着自己的子孙来到风水岭,因为它们夫妇从没忘记曾经生活的这块土地,从没忘记这里的父老乡亲,仍然给风水岭的父老乡亲带来福音,带来安宁,一代又一代一直到现在

风水改运:一念之间

小时候经常听到这样劝人方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风水的先生,大热天的,走了很远的路,渴坏了,就到一户农家讨水喝。开门的是一个村妇,看先生渴的要命,就赶快给他舀了一碗水,但是奇怪的是,村妇却在水里撒了一把麦皮子,就这样把水递给了先生。
先生接过水,很是不高兴,心想,你不给水也就是了,为什么给了还要在水里撒东西呢。因为渴坏了,先生也没多想,拿过来就喝了一大口,但是却喝了一嘴的麦皮子,没办法,先生只好一边吹一边喝,越喝越生气,等喝完了一碗水,先生也想出来办法解气了。

先生对村妇说,你真是好心人啊,为了回报这一碗水,我免费给你家看风水吧。村妇当然乐意了。
先生绕着村妇的家转了一圈,在西北角的墙根处停下,顺着墙角挖了个坑,吩咐村妇拿来菜刀埋在了坑里。对村妇说,这样能让她家凡事迎刃而解,一切顺意。其实,先生在这里埋刀的意思是要砍断他家的根脉,并不是什么好意。

十年过去了,这个风水先生又走到了这个村子,就顺道去了那个村妇家看看,一看之下傻眼了,她家简直改头换面了,以前的小草房改成大瓦房了,以前摇摇欲坠的破土墙换成了红砖墙。先生很纳闷,于是上前敲门,还是那个村妇开的门,一眼便认出先生了,赶忙将先生请进屋里,说,多亏了先生当年给我们改的风水啊,我们家现在发达了,我们要好好报答先生啊。

这风水先生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当年是要害他们啊,怎么现在却反而帮了他们呢。想着马上去了当年埋刀的地方,一看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原来这个埋刀也有两个说头呢,要是刀尖冲着主房的话,那就会给这家人带来血光之灾。如果是刀背冲着主房刀尖冲外的话,就会给一家人带来好运,就像他当时说的一样,凡事迎刃而解,事事顺意。显然,当时先生的一个疏忽,刀子的刀背就冲着主房的,就帮了这家人发家致富了。

但是先生还是很生气当年村妇的无理,于是便问,为何当初给他的水里放了麦皮子?村妇说,当时看到先生很渴,必定要大口喝水,大热天的,要是大口喝水的话会炸了肺的,所以给他撒了一把麦皮子,让先生慢慢的喝。
先生顿悟,庆幸当时的一个疏忽,要不就害了一家好人了啊。

风水改运:油灯定穴出三苏

三苏是中国宋代闻名于世的才子之家,他家在四川省乐山市仁寿县境内,在他的祖上也有一则有趣的风水故事。苏洵苏老泉的祖父当时是一个出家人,号白莲道人,他有一个至交朋友叫蒋山,是当时著名的风水师,蒋山每两年遍游名山大川一次,寻龙布**,回来后都要到白莲道人的道观中静养修行。
有一天,蒋山正与白莲道人下棋,突然蒋山问道:"你想得风水宝地吗?"白莲道人还没有开口,蒋山又接着说道:"这次我云游回来,寻得两块风水宝地,一块地可以大富比石崇,另一块地可以大贵于天下,做到宰相,这两块地我只能送你一块,你自己选吧。"白莲道人想了一下说道:"我是半路出家,家中还有儿子在读书,不想奢求什么富贵,只要子孙贤能就心满意足了"。蒋山想了想道:"这两块地均不适合,不过前次在彭山县的象耳山,寻到一块佳地,会出盖世的文章秀士,我就把它献给你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去看看。"白莲道人听后心中很高兴。于是,第二天天刚破晓,两个人就出发了,经过十几天的路程,来到了彭山县象耳山的风水**位之处。此地四山环抱,来龙如大将军出阵,匹马单刀,贪狼峰起龙顶,绿油油的小树秀丽动人,明堂开阔,前面案山层层相朝,向上一支文笔秀峰,直插云端,一勾小溪水从林间曲曲而来经向上而消于左后方,站在山峰上一声轻啸,空峪震荡,声音清澈幽旋,久久在峪中回荡。**场在山峰顶端,大背葬法的常理(在风水术语中称'顶天**'),**位处略开一米来大的小窝,四面青草依依,微风悠扬,白莲道人的衣带随风漂荡,他见此景心中好不高兴,但又叹道:"**高只怕八白摇"。地师蒋山见状已知他的心意,于是蹲下身去从袋里拿出一盏油灯,用火材点燃后轻轻地放在那个**口,虽然四面来风,但灯火纹丝不动,蒋山手指放灯之处说道"此处就是佳**之位,一步也不能离开,葬在这里你家才能出文章盖世之士,其余地方均不能成**,不信你就试试"。白莲道人为了稳当,就在自己认为可以立**的地方,用油灯反复地测试,灯火均会被风吹灭,此时他才真正地叹服蒋山高超的风水之术。一年过去了,白莲道人的母去世了,他就将其葬在蒋山所点的**位中。不久,蒋山又来到道观,并与白莲道人一起再去考证他母亲的坟墓,蒋山看后叹道:"你这还有一点小的差误,我帮你纠正一下。"于是,蒋山就做起自己的法事来,并在坟头的左边添了不少土。事过几年,白莲道人的儿子苏洵就以文章出仕了,并连出了苏轼、苏辙。他们都是以诗词歌赋名振天下,在"唐宋八大家"中,仅苏家就占了三位,这个"油灯定**"的故事,至今还流转于四川各地。

这说明风水术在中国民间与朝廷中占有相当高的地位,在风水的圆光术与风水先生的指引下,即便是清心寡欲、淡泊名利的白莲道人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他虽说不为子孙富贵,但求子孙贤达,而这只不过是他掩饰自己,以免被世人看轻。但他此举却为中国文坛推出了三位巨才,其贡献也是很大的。当然,除了风水的作用外,那就是三苏平时的艰苦努力与他们所赋有的特殊天眼通天分,才使他们成为傲世之才。

风水改运:蛇形穴的富贵梦

由于工作关系,一位从事矿产及农副产品生产和贸易的老板和我接触来往数次,言谈中,他认为我对风水方面有些造诣,就半考半问地问我说,“你认为造葬风水起作用大约需要多长?”,我说风水起作用的时间是很快的,古人有寅葬卯发的说法,即当年(月、日、时)葬,次年(月、日、时)发,一般情况下是以当月或当年为单位,他这时才心有余惧说出了“蛇形**”的故事。

大约2000年的时候,他有一位朋友,主要从事土建工作,是建筑队的老板,身家大约70~80万,年纪大约21、22岁,这种年纪、这些财富在珠三角地区并不算什么,但在我们这些贫穷落后的山区却是引人注目的了。那段时间,他们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痴迷起风水来了,梦想找个富贵龙**一夜暴富,结果,请了一个福建的大约60多岁的老风水先生在本县及邻县堪察风水,找了两个星期,终于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龙脉来源于岭南山脉,蛇形非常明显,蛇头、蛇口非常清皙明了,蛇吐出的舌头有10多米长,是一个石**,其间山清水秀,案朝分明,景色宜人,通往其间的是林区伐木公路。

在这位风水老先生的带领下,这位建筑老板和我的这位朋友一起坐着小轿车前往这块风水宝地,这条林间小路已经有2-3年没有行车了,路上已长出了小杉木,把轿车括出了一条条痕路,他们很痛心惋惜,走走停停,看着这些老板们的样子,这位老风水先生对他们说,后生仔,你们懂什么呀,过二个月你们就要发财换车的了,这么小家子气干什么。既然老先生发了话,他们就硬冲硬碰,只要回去的时候能开到修理厂就行了;到了这个蛇形**前,风水先生又好好地给理论了一番,最后,他对这个老板说,要不这样好不好,我给两万块线给你,你把这块风水宝地让给我,这位老板一听,心想我是想一朝富贵暴发才请你来,选到了好地他又如何肯让呢?而且,风水先生都想要的地肯定是好地,他们对这块地的信心又更足了。

到了选定的日子,他们又请福建的风水师到来,这位老先生是无论如何也不下来了,他们只好请来了一个清远英德的一位风水师,风水师一到,立刻递上了3000元的礼金,派了一部专车,专门考察了三天后,他为他们择日葬生基,把他们老板及伙伴们的指甲、头发用红布包好,再装入瓶子内封好;我的那位搞矿产及农副产品的朋友,也是个有慧根的人,他家祖辈曾养了三年的风水先生为其家族择墓地,他见这些风水先生把这里说得那么好,葬后二个月内即可发千万身家,他就想,邓小平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如果埋后二个月后,你们发了,我再葬进去,结果,他的这一选择,意外地让他避过了一场险难。

在一串串的炮杖声,他们完成了风光大葬,对着这个蛇头**是又跪又拜,他们的生基就葬在蛇的口中,仿佛明日的大财就要到来,仪式完成后,又封了7000元的红包给风水先生,这位风水先生也在踌躇得志、风光无限地大摇大摆地回家了。

当大家都在期待着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过了半个月,第十六天,我的这位搞矿产的朋友和那位建筑老板,两人共乘一辆车返回县城,就快要过县城大桥的时候,看到一辆卡车和一辆摩托车相撞了,情况相当严重,这位建筑老板说:“实死无生了”(肯定没救的意思),还没走出县城他的手机又响了,是他的亲友给他来的电话,告诉他说:“你父亲出车祸了,现正在县人民医院门口、你快点过来”。他说:“坏了,刚刚出车祸的是我父亲”,就赶快跑到医院去了,很不幸,他的父亲没救了。

刚葬了半个月的生基,就出了一条人命,他肯定要找风水先生问问,到底是什么问题?结果,风水先生告诉他,你的蛇形**风水太好了、太旺了,是要先衰一下再发的。这位老板想了一下,父亲去世,人死不能复生了,还有40多天,能发个1000多万也不错,所以也就没有为难风水先生,就慢慢等吧-九字真言手印。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来到第60天,也没有什么好事降临,这天中午他和一帮朋友在一个偏僻的瑶山电站喝酒吃饭,隔壁宿舍也有几个不认识的人在喝酒,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是隔壁喝酒的人却过来敬酒,而且还酒风霸道,敬了不喝要把酒从头上倒到被敬人身上。想想这屋人个个都有几十万身家,手下都有一帮兄弟,全是靠打打杀杀抢工程做的,来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敬酒,本来就气不打一处来,刚好有位老板不胜酒力,正当他要强行把酒倒上别人头上的时候,他们一出手就把他推倒了,结果,这位人在另一间房的朋友,拿起啤酒瓶就走,结果这位就怕没架打的朋友,拎起四方凳,当头砸下,那人当场倒下,其他在场的人也多多少少地动了手。我的那位想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朋友,在开架前几分钟,因女朋友要吃面包,离开去买面包了,当他回来时看倒地下躺了一个人,知道他是休克了,一脚蹬了一下他的心脏部位,他顿时醒了过来,这时110已经到来,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自己摔倒的”,警 察还是不放心,把他送到县人 民 医院检查,没发现什么问题,但是要求他留院观察,但是这位老兄也可能是劫数已到,既不在就诊记录签名,也不留院观察,当晚颅内出血死于家中。事后,这帮人一个判了 6年,一个判了 2年,赔尽花光了家财,其他在蛇形**生基里放了指甲和头发的个个有事,鸡飞狗走东躲西 藏个个惶惶不可终日,唯有我的这位从事矿产及农副产品生产和贸易的老板没有事情。

几年后,这位老板出 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两兄弟去找英德的那位风水先生,但已是早已人去楼空,不知去向了;第二件事就是用炸药炸了这个蛇 形 墓 **。

到了今天,他们仍然认为 福 建 人找到的蛇形**的风水很好,只是英 德的风水先生落葬没落好,有空的话邀我去看一看,我说看就不必了,我提问了两个问题:

一、你们说那是一个石 **,石 **里的土色如何?他们回答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二、蛇 头后面连着什么东西,后面的形状怎样?回答是后面什么也没有的,只有蛇头的空空一洞。

我说,这是一只“断头蛇”你们也敢葬,真是吃了豹 子胆了。

我们从生活常识知道,蛇被剪断了头后,是见什么咬什么的,你把生基葬到了蛇嘴里,送上嘴的肉那有不吃的,所以出凶特别凶、也特别快。另外,石**无土不是真**。

空空一洞你说煞气有多大,能从石壁里淘出一个两头通风的石洞,这样的地方能住的安稳吗?至此,“蛇形**”的富贵梦完全破碎了。

“福地福人居”、无德之人如何能碰上好的风水地、好的风水师呢,即使是能碰上好的风水师他也会看走眼的,还是在做人、做事时好好积德、修德吧!

风水改运:倒插竹

新丰江水库半江镇覆船嶂大山上到处丛生一种植物叫“倒插竹”,这种植物也是一种竹,但它的长相却与一般的竹子有很特殊的区别,很象是一般的竹子倒插在地的样子,人们就很奇怪,因而衍生各种说法,甚至传说版本相当多。八十年代初期,河源县志对这一植物有详细介绍,也附有拍摄图片。万绿湖一带的传说是与国产文化精髓“勘舆”即地理风水说有关。

相传,由于清朝道光年间的清朝高官颜检父子择宝地锡场镇河洞村坪山脑一带,建筑明清以来岭南一带最大型墓群,民间相信他们一家13人都能做上大官,甚至宰相,那么这一带应该还有皇帝宝地。各地风水先生(风水师、民师)都经常汇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寻找宝地。有民师坚信覆船嶂山上有风水宝地,谁寻得,可出天子或出高官,就看你**位寻得准不准。

一天,有风水先生一师一徒上了山。他们边走边勘察山形地势,到覆船嶂高峰下方面向北方某处,只见山势高昂,左青龙右白虎,前玄武后朱雀,新丰江河水环抱,认定的**位为大富大贵地,经过罗盘勘舆,测龙观色,最后定**,并用随身所带的方锄锄出一个方**,忽见方**内七彩云尘飘渺,师父大喜,视为龙**。立即用刀砍开附近毛竹,并将www.soww.cc/一毛竹削去竹尾,倒插穴中,以示标记。

第二天开始宣传他们找到的富贵宝地,一直到次年的清明时节,恰好有一地方富贵人家听信风水先生龙**之说,决定用这块地作墓葬。风水师便为主人掐算日期时辰,安排法事,按照法师要求,必须棺尾先起,方能有效。但最终因为主家客情,“八人大轿”(八人抬的棺木)的轿夫饮酒过量,忘记了法师交带,竟然是棺木头部先抬起。一路无话。风水师徒两人前面带路,道路崎岖险恶,一路直奔山峰,寻找原来选定的坟**,可是目的地四周围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倒生竹”,怎么也找不到他们插下的那株竹子。临时勘测,还是不能找到那个“方**内七彩云尘飘渺” 的坟**,又不敢声张,只能随意决定一处为正**,草草葬下棺木。

此后,该家主人自然没有大富大贵,更没有成为皇帝宰相,反而家道败落,今无后人;也由于轿夫的错误,导致覆船嶂山倒伏如覆船(其实原来这山是上宽下细,现在反转如覆舟了),覆船嶂名也由此而来。当然也是天公不忍,天意弄人,否则这地方出了皇帝,天下大乱,历史改写。也正因为如此,拔乱反正成为地方风水,故此一带常出现公正廉明仕官

风水改运:福人自会居福地

唐朝时期,有一个闻名于世的地仙名叫泓治大师,他是一个受朝廷重视的风水师,但他喜欢云游名山大川,过着自由自在的神仙生活,并爱在大自然中寻龙布**,一次泓治大师从东都洛阳云游回来,对当时的老宰相说:“我这次在关门路左旁寻得一处真龙之**,从来龙气势来讲,九峰连续曲曲而至,犹如大将军出阵,匹马单刀直入金盆,明堂宽阔能容马,小溪水之玄曲曲,经向上而消,最妙的是来龙峦顶,有一池清澈的养龙水。**位左右砂峰山峦起伏,一层高过一层,而且是旗幡招展左拥右抱。案山一字横过,案后露出冲天文笔尖峰。此局乃左水倒右,水口位砂峦狮、象形紧锁两旁。在此地葬后定能出宰相”,老宰相听后心感惊奇,问道:“谁人有福得而居之?”,泓治大师云“老相爷应向吾皇称病,在家休息三日,你的属下必定前来请安问候,我藏身于帘子后面静观,看那位有福之人出现,就将此地赠之”,老宰相听后觉得此法甚妙,便依法而施之。

称病三天之中,上自皇亲国戚三公六府,大小官员无不前来问候,泓师于帘后静观之,可见之人,不是无福消受,就是无德居之,或者是没有更大的鸿福,还说:“这些人就算是葬下此地,不但无福消受,反而会带来祸患”,心中正叹息间,突然门外传来仆人的通报声,说:“京尹源乾曜在门外等候召见”,由于他的官职太小,老宰相正想拒之,只听泓治大师说道:“正主来了,快快召见”,宰相听后于是召见了源乾曜,原来源乾曜并不是前来看望宰相的,而是前来请假的,宰相心中正烦,只听帘后泓师说道:“此人贵与尔平,不可怠慢,此地非他莫属”。宰相正要开口,忽听源乾曜眉头紧锁地说道:“我家祖坟在洛阳关门,今年家中父亲又去世了,请允许我告假回家辞别”。(据礼记上说“当时凡是家里死人下葬的日子、举行法事的日子,后人、亲戚、朋友都要到坟前辞别”)老宰相与泓师一听,正合其意。于是老宰相就把泓师的话给源乾曜讲了一遍,并要源乾曜与泓治大师一同回去,助他得到风水宝地葬亲。而源乾曜却推辞说:“我为官清廉,家里贫穷,没有钱财买如此好的风水宝地,并且以吾的身价,没有资格请泓治大师为其葬亲”,在源乾曜的再三拒绝下,宰相与泓师只能叹而罢之,源乾曜就自己回家去了。

事过两年,泓治大师再度云游洛阳路经关门时,他就寻访源乾曜的老家,并问其祖坟位置,这真是无奇不有,巧到毫巅,原来源乾曜父坟于两年前,正葬在泓治大师所要赠给他的**位上,泓治大师眼睛一亮,头脑中翁翁作响,于是打开罗盘立向消砂,前观后察,审视良久,心中叹道:“真是上天之造化,福人自会居福地也”,而且堂局之中,该落之位现已落,该起之所现在也起了,该修之地也已培补,该去之位也已经除去。泓治大师回去后,将此事的真况告诉了老宰相,并说道:“真是天助源乾曜富贵啊!”。
后来源乾曜果从京尹一直提升到宰相,其发的速度之快,也不过是二十年内的功夫。

更多内容可以参阅: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网主介绍
合清阁网主介绍八字精批

本网主主要是合清阁,合清阁网主介绍八字精批,合清阁网主的来历,自小学习周易,,和清阁简介。介绍了在合清阁主要做阳宅风水,八字六爻占卜,圆光术,2018圆光术面授 ...[详细]

联系大师 改运商城 改运商城
  • 天机宝鉴

    天机宝鉴

    天机宝鉴擅长东方占卜紫薇斗数,盲派八字,子平八字,...[详细]

  • 诸葛神断

    诸葛神断

    诸葛神断双腿残疾(真正的易学家),算命专说真话绝不欺...[详细]